邓佩勋:讲原则与不讲原则 -健康报网——国家健康门户

首页

2018-11-09

1967年,邓佩勋出生在潘家湾镇的一个村医家庭。

爷爷和父亲都是村医,从小便耳濡目染,对医学颇有感情。 9岁时,邓佩勋眼见自己的父亲突发脑溢血,抢救无效离开人世,就决定今后要行医。 14岁因家庭困难无法继续读书的邓佩勋拜师开始学医。

苦学3年后,1984年,邓佩勋回到东村成为了一名村医。 1993年,邓佩勋取得湖北省乡村医师技术职务任职资格证,2010年考取了国家执业助理医师。

能吃苦、爱学习、态度好、医术高是东村及附近几个村村民对邓佩勋的评价。

讲原则的“死脑筋”在邓佩勋的妻子贺迎春眼里,邓佩勋是一个过于讲原则的“死脑筋”。

2014年,在嘉鱼县及潘家湾镇的鼎力支持下,邓佩勋主持修建了面积达180平方米的村卫生室,整合了原三个村卫生室的人力资源。

“村卫生室扩建后,邓佩勋的习惯一直没变!”贺迎春说。

原来,邓佩勋习惯夏天早上5点、冬天7点准时到村卫生室打扫卫生,时间大概40分钟,多少年从未间断。

而作为村卫生室成员之一的贺迎春每天也得如此。 对此,邓佩勋的解释是,卫生做完后的时间正好病人就多起来了,晚了就没时间了。 病人患病心情本来就不好,如果有一个舒心的就医环境,病人心理上会舒服些。

不仅如此,对于贺迎春的工作和非工作时间,邓佩勋都有明确规定:工作期间不得对患者说重话、摆脸色,喊病人时声音也不能太大,晚上下班后的非工作时间,可以参加跳舞健身等娱乐活动,但绝对不能打麻将,以免影响第二天的工作。

对于这些不成文的硬规定,贺迎春都积极遵守并大力支持。

但对于邓佩勋要求的村卫生室一年365天,天天都不能关门,贺迎春却感到苦不堪言。

卫生室除了邓佩勋夫妇外还有三位医生。

对于他们,邓佩勋则要求7:30~11:30、13:30~17:30上班,其他时间及周末都休息。 这就导致邓佩勋夫妇只要病人稍微多一点,中午就必须吃头天的剩饭或者泡面,人多了就不吃了。

已经在中国地质大学(武汉)读博士的儿子和已大学毕业工作的女儿当时高考和上大学时,作为父亲的邓佩勋都因工作原因缺席了。

贺迎春说,丈夫对医疗政策尤其讲原则。 虽说丈夫是学中医出身,但因为没有取得相应的执业资质,在看诊过程中,他从不为病人开内服的中草药。 对只需要通过割疳积、拔火罐、扎针灸、推拿、中草药外敷等治疗的患者,邓佩勋也是坚持不收费的。 不讲原则的老好人而在村民眼中,邓佩勋却是一个不讲原则的老好人。

村民蓝志刚向记者讲述了自己难以忘怀的一段经历:2005年夏天,他得了糜烂性胃溃疡及胃出血,到县人民医院检查后需要住院治疗。

当时蓝志刚的父亲去世不久,子女也要上学,家里开销很大,根本没有钱去住院。 拿着诊断书回到家里,蓝志刚找到了邓佩勋。

“邓医生,我家里实在没有钱去县医院住院,我该怎么办啊?”蓝志刚说。 邓佩勋宽慰他道:“你先不急,治病要紧,我来想想办法。

”随后,邓佩勋结合医院的诊断结果,根据蓝志刚的病情,制定了治疗方案,按成本价收费。

每次输完液之后,他还会用摩托车送蓝志刚回家。 此后的一个多月,邓佩勋冒着酷暑高温,每天都到蓝志刚家去给他护理。 “我病愈后,邓医生累瘦了一大圈,他还掏出100块钱,让我去买点营养品补身体,自己却舍不得买。

”说起往昔的点点滴滴,蓝志刚忍不住抹了一下眼眶中的泪水。

行医30多年来,邓佩勋的手机24小时不关机,随叫随到。 一年除夕夜,他和家人正在吃团圆饭,村民曹凤香打来电话,说她的孙女突然手脚抽筋,嘴唇青紫。 邓佩勋初步判断小孩子是高烧引起的惊厥,便一边嘱咐曹凤香将筷子裹上布条塞到孙女嘴里,一边放下碗筷,背上药箱直奔曹凤香家。

经过及时抢救,小孩病情好转,邓佩勋回到家中时,新年的钟声已经敲响。 东村有一名80多岁的赵定祥老人,由于高血压中风导致瘫痪,还患有冠心病。 老人的老伴已经去世,家境贫寒,无钱就医。 多年来,邓佩勋视老人为亲人,悉心照料着,只要一个电话,他就会及时去老人家出诊。

不仅如此,他还免除了老人的全部医药费。 据不完全统计,近几年来,邓佩勋为病人垫付应急医药费17万余元,为病人减免医药费5万余元。

没有心计的同事在邓佩勋的三位同事眼中,他是一个没有心计的同事。 曾春林曾是其他村的村医。

2014年三个村卫生室合并时,他曾十分担心自己的待遇会降低。 曾春林说:“毕竟是自己合并到东村。

从其他村合到东村,待遇还不是别人说了算。 ”让曾春林没有想到的是,三村卫生室一合并,邓佩勋就宣布:今后村卫生室的收入几个人平均分配,不按工作岗位和劳动量来计算工资。

邓佩勋说:“村卫生室合并,几个同事最担心的肯定是待遇问题,必须要让他们吃下定心丸。 ”在工作分工时,邓佩勋主要负责医疗、外出就诊等,另外三位医生主要负责工作量相对较小、难度较低的公共卫生服务。

该卫生室的另一位村医陈龙辉说:“邓佩勋的劳动付出比其他医生都多多了,像清洁卫生、工作台账等都是邓佩勋利用非工作时间做的。

卫生室所有苦的、累的活,邓佩勋都会留给自己做。

”曾春林说:“邓佩勋总是以身作则,村卫生室的医生们之间从没有发生过矛盾和争吵。

”陈龙辉介绍,卫生室有考勤表,在这个考勤表上,出勤率最高的就是邓佩勋夫妇。

虽然邓佩勋偶尔也有缺勤的时候,但都是因为出去开会等。 邓佩勋说:“这个考勤表主要用于是大家相互监督,不是用来作为发放工资的依据。 ”。